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拒绝土豪、10天8万打造上海淑媛没落的贵族教育

发布日期:2020-12-10 07:45 作者:豪利真人游戏

  吃西餐时,如何通过桌上的餐具得知晚宴有几道主菜、有什么类型的甜点?怎样优雅地通过刀叉的摆放,展现出完美的西式餐桌礼仪?

  在何佩蓉(Sara Jane Ho)的礼仪课程里,这样的一日礼仪培训,收费达到了1万元人民币。

  她表示:“尽管今天的中国财富一直在增长,但是很多人仍然缺乏优雅大方的礼仪和举止,特别是中国的富人阶层。”

  于是,在外界充满探寻的目光中,如此高昂费用的礼仪课程在日益崛起的中国一线城市中,扎入了生根的土壤。

  对于现代社会来说,“贵族”、“名媛”已经成为一个自带距离感的名词,但这并不妨碍有人为此豪掷千金,只为了懂得贵族的礼仪,像贵族一样享受优雅的生活。

  在何佩蓉看来,有钱人想要完成身份的进阶,她们最迫切的需求就是学习上流社会人际交往的礼仪。

  何佩蓉出生于中国香港,14岁去美国留学,本科就读于乔治城大学,后来又进入哈佛商学院和瑞士国际礼仪学院皮埃尔弗别墅学院(Institut Villa Pierrefeu)接受教育。

  在瑞士,曾有数十家专门培养女性社交礼仪和风度气质的贵族学校,又被称之为精修学校(Finishing School)。其中,何佩蓉受训的瑞士国际礼仪学院曾经培养过黛安娜王妃、卡米拉等众多知名的校友。

  于是,2012年底回国之后,她把目光转向了经济高度发展的国内,在北京、上海相继创办了礼仪学校——瑞雅礼仪(Institute Sarita):针对有高端国际社交需求的人群与机构,提供精修礼仪咨询与培训服务。

  何佩蓉对外出售礼仪培训课程,其中主打两类精品课程,12天100000元人民币的女主人礼仪课程(已婚女性)和10天80000元人民币的淑媛礼仪课程(14岁以上未婚女性),另外还有2天8800元人民币的“精修体验课程”。

  女主人学生大部分是女企业家或者女企业家太太,她们通常平均年龄在24-35岁,最大不超过50岁。而淑媛学生大部分是企业家的女儿,或是渴望在事业与婚恋上有所成就的年轻女性,通常年龄在15-29岁。

  在何佩蓉的礼仪学校,她为中国学生们量身定制了礼仪课程内容,相对于简单粗暴地直接引用国外的教材,其中超过一半的教案内容都是何佩蓉自己整理撰写的。

  除了这些传统的礼仪培训,针对不同阶段女性的不同需求,她还开创了贵族运动鉴赏、婚恋礼仪等课程,让课程种类更加丰富多元。

  而何佩蓉教课所使用的餐具和家具大多来自于法国,很多都是为皇家及贵族定制的,动辄几十万上下。

  在北京三里屯一家豪华酒店的咖啡吧里,正在进行的是一节礼仪实操课。何佩蓉面对一群妆容精致的年轻女性,有条不紊地展示着西式的餐桌礼仪。

  “如果我们是在吃东西,吃完了,示意服务员来收拾,刀叉就并拢。如果只是中间休息,喝个水或者上个卫生间,刀叉就分开。”

  她将餐刀拿起来,刀锋向外,她解释说:“这么放下去是不对的,你看,刀的这一面这么锋利,怎么能对着你的邻座呢?我有很多外国朋友,他们也不知道。”

  这样的课程有的将持续整整12天时间,有学员表示自己收获满满,有太多的要点需要记住。

  陈女士则把参加课程当作“对家庭以及我身边所有人的一种投资”。她还希望,今后有了孩子以后,能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孩子。

  此前热播的电视剧《三十而已》中,顾佳为了能够顺利融入“太太圈”,就算卖房都要买上一只爱马仕。

  她的学员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购买奢侈品,并且“正在形成、或是具备了贵族的雏形”:

  “我认为我的学生十年前就到买爱马仕的阶段了,现在她们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所以他们需要的是培养高雅的品味。”

  何佩蓉不认为自己在打造“名媛”,而是在缔造“淑媛”,意味着有礼貌、有品位、有内涵。

  2012年底学校创办以来,何佩蓉先后在北京上海两座城市中最昂贵的地段租用房间作为授课地点,北京校区坐落于雍和宫附近一个传统四合院中,上海的则在法租界武康路附近一栋老洋房里。

  学校开办之后,引来了外界的很多质疑。有采访提问:“你创办的是一所贵妇学校吗?”

  何佩蓉表示:“礼仪不应该分裂文化或阶层,而是把人们团结在一起。其次,认为礼仪教养是西方或者是东方的概念,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它们强调了同样的内容:谦虚、尊重、为他人着想、无私。这是儒家的价值观。每个人都需要学习礼仪,不管你是谁。礼仪不是把每个人都培训成一模一样,而是帮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话虽如此,但这样的礼仪课程对于一个普通民众来说,无疑是镜中月、水中花,根本难以触及。

  何佩蓉的学生中大多数是企业家、高管等精英女性,有的是为了商务往来,有的则是为了充当“贤内助”,选择学习礼仪。

  何佩蓉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的时候直言不讳,表示自己的礼仪培训一部分也是在培养“男人背后的女人”:“如今,中国的成功男士很难找到一个合格的伴侣。许多中国女孩需要礼仪的培训。”

  在谷雨工作室的采访中提到,郭太太在丈夫的建议下报名参加了为期10天的“女主人课程”,她表示:“因为Sara(何佩蓉)教的是礼仪,而中国又是礼仪之邦,作为一个母亲,我想以身作则,做更好的妈妈;作为一个全职太太,我希望能够完善自身的修养,做一个优雅的女人,更好地帮助丈夫。”

  何佩蓉还根据自己的教学经验推出了一系列的书,包含《生而优雅:淑媛礼仪》和《生而优雅:女主人礼仪》,标榜为一本真正使用的国际化淑媛修炼手册,提升自我修养,轻松融入梦寐以求的社交圈。

  当这些礼仪学校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的同时,在西方,礼仪学校却在逐渐没落。

  其实,最初的英国贵族就是那些蜗居在乡野城堡中的乡绅,当时社会对他们的普遍评价类似于今天中国社会的“暴发户”形象,没有学识,缺乏教养。

  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艺复兴的影响,大批贵族迁往城市居住,在拥有了富足的生活之后,他们渴望融入近代的文明进程,“教养”和“礼仪”成为他们新的追求。

  从本质上来说,当富人们想要掌握话语权,以证明自己财富的正当性时,他们开始着力包装所谓的“贵族精神”。这种贵族精神由此衍生为文化的教养,社会的担当和独立的意志。

  而近年来,伴随着女权主义的兴起和女性意识的觉醒,年轻女性越来越多地从家庭桎梏中走出来,迈入职场,寻找自己的价值,也让这些传统的礼仪学院变得可有可无。

  与此同时,何佩蓉的课程预告片一经推出就传遍了中国富人阶层,尽管广告很少,还是吸引了数百人报名学习。

  2015年,王石的妻子田朴珺就创办了一个“承礼学院”,主打就是教授上流社会“贵族礼仪”,学院开设的课程就是常见的马术、就餐礼仪、着装礼仪等等。课程质量怎么样我们不得而知,但学费倒是实打实的“贵族”。

  令人困惑的是,当何佩蓉一边宣扬礼仪的本质是真正地尊重和理解体谅他人,不应该是中国的或法国的,也不应该是富人的或穷人的,每个人都应该懂得礼仪时,一边把目标受众和课程收费定在了遥不可及的高处。

  一边深切认同时代“解放女性”、鼓励女性不断进取的理念,一边坚定地信奉儒家价值观,认为女性是家庭得体的保护人,她的皈依即家庭和孩子。


豪利真人游戏
豪利真人游戏